色即是空国语-大佬的复苏之路270,电影和游戏

逛完淘宝后,体验时间只剩下8分钟。

色即是空国语试着不调出初始面板,而是直接在心中默念要看电影。

色即是空国语虽然没有看新手指引,但不愧是理工大学的,电子产品玩的很溜。

心念一动,眼前竟然真的出现了选片的页面。

最上面有几个5分钟的微电影,看介绍说是真正的全息电影,都是为了配合全息网络现拍的。

不过这种电影比较少,数量最大的还是正常的影片。

正常的影片由于拍摄手段的原因,在全息网络中,只能实现部分的全息。

由于时间紧迫,色即是空国语没有选择正常的半全息电影,而是选择了时长最短的一个真正全息电影。

两分半钟的全息电影,讲述了一个毫无剧情,非常简单的青春纯爱片。

某一天,男女主人公在一家卖乐器的商店相遇。

两人互有好感,不过没有要联系方式。

当男女主人公,在乐器商店眉目传情时。

色即是空国语正一脸懵逼的坐在一架钢琴上。

他虽然离不开主镜头人物10米以外,但他却能完全看清男女主人公所处的环境。

甚至透过乐器商店的窗户,色即是空国语能看到百米远处的一座雕像。

他能闻到女主角身上散发的迷人清香,能看到男主角衬衫领子细小的污渍。

他仿佛真的置身于这个电影世界中一样,除了走不远,也碰触不到电影里的其他人外,完全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。

即使电影的剧情极其无聊,色即是空国语也跟着主镜头的转换,不停的变换位置,看完了整部电影。

“******!”

这是色即是空国语看完电影后,最大的赞美。

看了看时间,还有5分钟。

色即是空国语立刻把目光放到色即是空国语上。

这里的色即是空国语有好几种他所熟悉的,比如荣耀,吃鸡,飞车,扫雷,扑克牌等等。

做一个大学生,平时怎么可能不玩色即是空国语呢?

他平时最经常玩的就是荣耀和吃鸡。

按理说5分钟的时间,开一把扫雷或者扑克牌更合适。

但那种无聊的色即是空国语,根本用不着全息。

他对荣耀和吃鸡的全息色即是空国语更加好奇。

但他只能玩5分钟啊,是不是有些坑队友?

想了想,色即是空国语还是选择玩吃鸡色即是空国语吧。

因为荣耀最好玩的就是5v5,少一个人也太坑队友了。

吃鸡色即是空国语还可以玩不组队的模式。

但进到色即是空国语里,色即是空国语才发现自己想多了。

因为他玩的是全息色即是空国语,也只能匹配玩全息色即是空国语的队友。

而现在玩全息色即是空国语的,只有他一个人。

于是进入吃鸡色即是空国语后,色即是空国语发现,除了他竟然全是机器人。

原来全息色即是空国语和正常色即是空国语的数据是不互通的。

不过这倒是让色即是空国语放心了一点。

最起码5分钟后强退,不会影响现实中账号的数据。

至于色即是空国语玩不到5分钟的这种可能,色即是空国语想都不会想。

开玩笑!

除了他都是机器人,怎么可能开局5分钟就挂了。

当吃鸡色即是空国语真正开始,刚刚还兴致勃勃的色即是空国语,瞬间怂了。

因为他现在真的坐在了飞机上,要自己跳伞跳下去。

妈妈呀!

他恐高啊!

色即是空国语小心翼翼的扒着飞机门,幅度很小的向下望了一眼。

这一眼,顿时让他头晕目眩。

飞机下的白云和白云下又小又密的村庄,让色即是空国语忍不住浑身颤抖。

刚刚被他看不上的机器人队友,一个又一个的径直从他身边跳下去,让色即是空国语整个人更加不好了。

飞机平缓的飞在近千米的高空,色即是空国语手心冒汗,紧扶着座椅,屁股牢牢的坐在座位上。

这时因为剧情要求,作为NPC的驾驶员,不耐烦开口道。

“最后一分钟,剩下的几个再不跳下去,我就要把你们踢下去了!”

色即是空国语的脸色顿时一白,知道不能再犹豫下去了。

他强迫自己再次挪到舱门口,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。即使理智知道这是色即是空国语,但周遭一切的真实感,还是让色即是空国语怂了。

他犹豫来犹豫去,一分钟的时间到了。

副驾驶员骂骂咧咧的走上来,不耐烦地一脚把色即是空国语踢了下去。

“啊――”

空中传来惊恐的呼叫声,自由落体的失重感,让色即是空国语感觉鲜血上涌,异常难受。

好在他还没完全失去理智,哆哆嗦嗦的打开了降落伞,向科学基地的方向降落下去。

近了,近了,目的地更近了。

色即是空国语苍白的脸上,终于露出一丝微笑。

98k,他来了!

“砰”的一声,刚刚还露着傻笑的色即是空国语,猛的一下撞到墙上,化成了盒子。

色即是空国语只感觉突然眼前一黑,就回到了色即是空国语的初始页面,他忍不住低声暗骂了一句。

“破色即是空国语!真实度那么高干嘛!”

其实色即是空国语真是冤枉色即是空国语了。

因为是色即是空国语,又不是历练。所以色即是空国语是屏蔽痛觉的,色即是空国语虽然落地成盒,但没有体会到被摔死的痛苦已经不错了。

虽然色即是空国语嘴里骂这破色即是空国语,但他行为却很诚实的,还想再开一局。

可是看了看时间,只剩下一分钟,只够色即是空国语的准备时间。

突然之间,色即是空国语的脸突然黑了。

因为他刚刚想到,自己真的竟然连5分钟都没坚持到。

若是除去色即是空国语,等待和在飞机上的时间,他其实连30秒都没坚持到。

被赤裸裸的现实打击到,色即是空国语顿时化悲愤为食欲,去全息淘宝扫荡了好几包辣条。

边吃辣条,色即是空国语边想。刚刚在飞机上表现的不那么怂就好了,其实跳伞也挺好玩的。

听说正常跳一次伞挺贵呢,这免费的跳伞,他竟然怂了。

还有98k他还没摸到呢!

好想再体验一回啊!

可惜20分钟的时间到了。

色即是空国语怅然若失的被强制退出全息网络。

他摘下头盔站起来的第一句话,就是急切的询问。

“多少钱!?”

与此同时,好几声问价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。

原来是第1批体验过全息网络的50人,竟然都生起了强烈的购买欲望。

韩阳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应,笑眯眯道。

“我们是发售会,最后卖东西的时候肯定要公布价格的,大家稍安勿躁。现在我们请下一批人前来体验。”

下一批体验的50人,看着第1批人恋恋不舍的目光,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嘀咕。

太夸张了吧,至于吗?一下子请了50个托吧!

(https://www.zbzw.la/book//.html)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zbzw.la。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bzw.la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